欢迎来到 - 甜蜜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qq日志 > 个性日志 >

苹果为什么不愿意将制造搬回美国?

时间:2018-10-11 08:32 点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经济快速发展,可谓独领风骚,且催生出类似微软、苹果、谷歌、耐克等全球知名品牌,背后是美国人的自由贸易开发以及领袖精神,他们从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经济快速发展,可谓独领风骚,且催生出类似微软、苹果、谷歌、耐克等全球知名品牌,背后是美国人的自由贸易开发以及领袖精神,他们从骨子里就认为自己应该领导地球,扮演起“世界班长”的角色,事实上,国际经济联盟、联合国、世界经济贸易组织都是最先由美国领导人发起筹建的,旨在建立国际新秩序,大家通过维护“和平友好”的国际环境,共同取得发展。当然,在这种背景下,来自世贸组织的决策无疑会比较倾向于美国,于是如你所见,美国在国际化分工中占据着制高点,商品利润独占鳌头,整体的工作岗位也更加体面,越来越多的顶尖大学诞生于美国,这些资源吸引着来自全球的精英,他们的到来又进一步推动美国科技、经济、教育的发展,比如乔布斯的父亲就是一位来自叙利亚的移民,儿子创立苹果,而且招募大量来自全球的精英移民。

苹果为什么不愿意将制造搬回美国?

如此正向循环本该持续地运行下去,美国也一直乐于领导全球,但显然,随着国际秩序变革、战争的重组作用以及领导人个人的政见不同,美国对待自由贸易、移民的政策正发生着改变,由于其“身居核心要职”,他们的决策总不免会影响到全球的运行,比如上个月底,特朗普要求美国企业的制造要全部搬回国内,最大限度地刺激就业。如此政策就涉及到全球人民的工作岗位,特别是苹果这样的巨无霸,他们的产品制造、零部件供应分布在全球各地,有“牵一发而动全球”的效果,他们需要平衡好上层政策要求和自身的企业运营。

推三阻四,苹果为啥成了亚洲钉子户?

自奥巴马时代开始,美国总统就希望将苹果产品的制造搬回美国,但无论是乔帮主还是蒂姆-库克,都没有遵照执行。帮主的回答干脆利落:不好意思,这些工作岗位再也回不到美国了,他还抱怨美国工人技术不熟练,且吃苦程度低等问题;个性温和的库克倒是把一些iMac组装业务搬回美国,印上Assembly in USA的字样,但最大宗的iPhone业务却一直留在亚洲地区,不仅没有搬离撤出的意思,反而持续加大投资。正当特朗普要求“美国企业的制造要搬回国内”的时候,库克和他的供应链管理人员仍在焦头烂额地督促亚洲供应商们要扩大产能,加大招募量,以持续地在短时间内完成全球范围内大量出货。

在如此忙碌的状态下,苹果势必要优先保证自己的产量和销售,再去考虑别的事情,也就是说,现在的苹果基本上没有时间理会特朗普的要求,更尴尬的是,整条苹果产业链全年365天都没有空闲的状态,虽然新iPhone刚刚上市,但按照产品的研发周期,苹果的设计师估计早就开始了新一代产品的研发,而相关的供应商也需要与之配合,以确保新款产品足够优秀,甚至完美,这就意味着,从时间角度讲,库克几乎没有空档期处理总统的要求,除非特朗普开着坦克出来,或者把最新款的导弹对准苹果的“宇宙飞船”,否则,苹果产业链是绝没有可能搬迁回美国的。

苹果为什么不愿意将制造搬回美国?

其次,任何电子产品产业链在构建的时候,都必须要考虑到十年甚至是二十年之后的事情,苹果自然也不例外。众所周知,苹果的零部件生产、最终组装甚至物流业务都是采用双供应商甚至三供应商的策略,一方面,可以保证自己的产能能够足以应付市场的巨大要求,另一方面,也可以利用竞争关系让供应商们“狗咬狗”地降低代工价格,显然,库克在供应链建设方面花费了巨大精力和成本。事实上,自库克掌舵苹果之后,整个组织扩大了三倍以上,他们招募的不仅仅是天才,更多的是供应链管理人员,这些人大都来自亚洲地区,包括日韩、马拉西亚、新加坡、中国台北和大陆,精通英语和亚洲语言,以更好地同亚洲企业交流,有些人甚至要长期驻扎在供应商内部,任务是传达来自苹果高层的指示,同时最大限度地掌控运营商的生产状况,如此模式,使得苹果和供应商之间形成了一种“合伙制度”,苹果除了向供应商下订单之外,更要帮助其搭建网络系统,提供一部分核心设备,以及指派相应的技术人员来保证供应商正常运行,这就意味着,过去十年,苹果已经在亚洲投资了大量成本,而经过长期地磨合,苹果的派驻人员和供应商也日渐默契,工作效率已经非常高。如果苹果制造于此时搬迁回美国,不仅要重新投资,更会引发整个组织大规模地换人,苹果再牛,也没有办法安置全部的亚洲人员移居美国,整个系统都会陷入动荡。

苹果为什么不愿意将制造搬回美国?

落后车间,苹果制造无法长期留在美国?

抛开苹果的投资成本和组织人员不谈,库克仍然需要考虑未来政策的变化,事实上,在前二十年的国际分工时,美国就已经放弃了低端的制造业,转而向科技、研发、金融和服务业大肆进军,因为专注,他们创造出一个又一个优秀的品牌,同时,他们把大量的代工订单交由亚洲国家,也算是一条和谐相处之道,久而久之,美国出生的新一代认为:他们只能从事金融、科技之类的高端岗位,而亚洲出生的新一代,因社会的职业培训和福利制度尚不完善,最底层的人员必须要接受低端制造业,哪怕是蹉跎人生,活成肉鸡。

说到底,苹果制造目前的水准还远远不能归类于高端制造,虽然整条产业链上,自动化、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应用日渐增多,但同样地,iPhone/iPad产品的设计也日益复杂精密,如今的自动化水平尚不足以满足其品质和效率的要求,拿消费者普遍反应的iPhone信号问题举例,依旧需要产业链工人,特别是一些熟练的老师傅来确认外框同其他金属元器件的搭配问题,这些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设计,或许永远离不开人类的火眼精金,更何况,即便是自动化机器普及,也依旧需要大量的工人来进行维护和保养,美国父母又岂会把金色头发、蓝眼睛的孩子丢到流水线上,或者让他们长期上夜班陪着机器消耗青春呢?

总之,苹果制造的车间尚属于“落后型”车间,是一种迟早要被发达国家抛弃的产业,现在,特朗普能给予苹果大量政策优惠,以鼓励其回归美国,但当时代要淘汰这些车间时,政策的利好会随时消失,彼时的主动权绝不会在苹果等企业手里。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